追赶性生长

华佗百科,全民书写的医学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追赶性生长(catch-up-growth)又称补偿生长(Compensatory growth).1963年,Prader A等[1]提出追赶性生长,用于描述儿童因病理因素,特别是营养缺乏导致生长迟缓,在相关不良因素被去除后出现的生长加速现象。这一概念是基于生长过程中的“轨迹现象”(即生理情况下,人体生长是一个规律的过程,虽在不同季节和年龄段生长速度会有所波动,但身高、体重仍大致沿确定的轨道生长。通过纵向观察标记个体生长曲线,可直接辨别是否存在生长迟缓或加速)提出的。

追赶性生长的模式

追赶性生长的一般模式相同[2]即早产儿从出生至足月(胎龄40周),因不适应宫外环境,生长速度较慢,40周后才表现出生长加速,按年龄身高、体重的Z评分开始升高。这也是在评估早产儿生长水平时需要用矫正胎龄的依据。早产儿追赶性生长的最佳时期是生后1年,尤其是出生后的前6个月。

追赶性生长的不同结果

因造成儿童生长迟缓的不良因素发生的年龄、持续时间、严重程度等差异较大,追赶性生长的结局亦不同。

一部分儿童表现出完全性追赶性生长,即生长水平恢复至正常水平甚至更高,其余则表现为部分性追赶性生长,生长水平仍较低,其确切机制尚不清楚。

有研究提出“程序假说”[3] ,认为身体器官、组织的最终大小是由特定程序(基因)决定,受外界影响较小,所以无论是生长迟缓抑或加速,最终都会回归到程序预定的大小,但这一理论并不能解释所有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追赶性生长过快可能致病,通常情况下,出生体重越低,胎龄越小,则追赶性生长所需的时间就更长。

追赶性生长与成年慢性非传染性疾病之间的关系

Huxley等[4]在总结23项人群研究资料后发现,出生后追赶性生长与成年后血压正相关。

动物实验显示,出生后1-3周存在追赶性生长的低出生体重小鼠,6月龄时出现肥胖和糖耐量减低,而追赶性生长发生在3周后的小鼠成年后并未引出上述表型,提示只有发生在发育关键时期的追赶性生长才可能引发成年疾病。对于人类,出生后0-3岁为追赶性生长远期影响的关键时期[5]。极低出生体重早产儿出院后需强化喂养,以实现追赶性生长,避免或减少宫外发育迟缓的发生。但是过快的追赶性生长与一些成年期疾病如肥胖、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及代谢综合征等密切相关。

影响追赶性生长的因素

1960年,Wilson和Osborne归纳了6个会影响实验动物追赶性生长的因素[6]。每一个因素的重要性不明。

这些因素如下:

  • 限制膳食的类型
  • 营养不良的严重程度
  • 营养不良期的持续时间
  • 营养不良开始的发育阶段
  • 成熟相对率
  • 营养恢复的方式

相关阅读

参考文献

  1. ^ Prader A, Tanner JM,von Harnack G, et al. Catch-up growth following illness or starvation [J]. J Pediatric, 1963,62(5):646-659.
  2. ^ Isabelle M, Jordan, Annie R, et al. Growth in extremely low birth weight infants up to three years[J]. Biol Neonate, 2005,88(1):57-65.
  3. ^ Williams PG. Catch-up growth [J].J Embryol exp Morph,1981,65 (S):89-101.
  4. ^ Huxley RR,Shiell AW,Law CM. The role of size at birth and postnatal catch-up growth in determining systolic blood pressur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J Hypertens, 2000,18(7):815-831.
  5. ^ Jimenez-Chillaron JC, Patti ME.To catch up or not to catch up: is this the question ? Lessons from animal models [J].Curr Opin Endocrinol Diabetes Obes, 2007,14(1):23-29.
  6. ^ Wilson, P.; Osbourn, D. (1960). "Compensatory growth after undernutrition in mammals and birds". Biological reviews of the Cambridge Philosophical Society 35: 324–363. PMID 13785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