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

华佗百科,全民书写的医学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恶性肿瘤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癌症
File:Normal cancer cell division from NIH.png
当正常细胞发生无法修复的损伤时,会进行细胞凋亡 (图A),但癌细胞并不受到控制,反而持续进行生长复制。(图B)
分类和外部资源
医学专科 {{#statements:P1995}}
DiseasesDB [1]
MedlinePlus [2]
Patient UK 癌症
MeSH C04
[[[d:Lua错误 模块:Wikidata的第865行:attempt to index field 'wikibase' (a nil value)|编辑此条目的维基数据]]]

癌症是医学术语,其为最常见的恶性肿瘤, 但也有人将癌症和恶性肿瘤混合使用。中医学中称,为由控制细胞分裂增殖机制失常而引起的疾病。癌细胞除了分裂失控外,还会局部侵入(英语:Infiltration (medical))周遭正常组织甚至经由体内循环系统淋巴系统转移到身体其他部分[1][2]

癌症有许多类型,而病症的严重程度取决于癌细胞所在部位以及恶性生长的程度,以及是否发生远端转移。医生可以根据受检查者的活体组织切片或经手术取得的组织,甚至是生物标记的含量做出诊断。多数癌症根据其类型、所处的部位和发展的阶段可以治疗甚至治愈。一旦诊断确定,癌症通常以结合手术、化疗和放射疗法的方式进行治疗。随着科学研究的进步,开发出许多针对特定类型癌症的药物,也增进治疗上的效果。如果癌症未经治疗,通常最终结果将导致死亡[3]

癌细胞持续生长而不受外在讯息调控,可能是原本正常的原癌基因被激活,将细胞引入到癌变状态,但主要还是因为一些与控制细胞分裂有关的蛋白质出现异常,如肿瘤抑制基因的功能失常。导致这种局面,可能是为该蛋白编码的DNA因突变而出现了损伤,转译而出的蛋白质因此也出现错误。要将一个正常细胞转化成一个恶性肿瘤细胞通常需要许多次突变发生,或是基因转译为蛋白质的过程受到干扰[2]

引起基因突变的物质被称为致癌物质,又以其造成基因损伤的方式可分为化学性致癌物与物理性致癌物。例如接触放射性物质,或是一些环境因子,例如,香烟辐射酒精。还有一些病毒可将本身的基因插入细胞的基因里中,激活癌基因。但突变也会自然产生,所以即使避免接触上述的致癌因子,仍然无法完全预防癌症的产生。发生在生殖细胞的突变有可能传至下一代。

各个年龄层的人都有可能产生癌症,由于DNA的损伤会随着年龄而累积增加,年纪越大得到癌症的机会也随之增加。美国每年逝世的5个人当中有一人是因癌症致死,这一数字在世界范围则是十万分之一百到三百五十[1]。癌症在发达国家中已成为主要死亡原因之一。

名称由来、分类、辨析与命名

希腊文καρκίνωμα现在作为医学术语特指从上皮细胞所变化而成的恶性肿瘤,中文翻译成“”。塞尔苏斯(英语:Celsus)将καρκινος翻译成拉丁文cancer,也就是“螃蟹”的意思,中文翻译成“癌症”。另外盖伦则使用“oncos ”描述所有种类的肿瘤,而这也是现代肿瘤学oncology)命名的由来[4]

19世纪起日本人将现代癌症翻译为“癌肿”。20世纪起中国开始使用这个词[5]。其实中文的“癌”字最早出现于北宋1170年东轩居士著《卫济宝书》:“痈疽五发,一曰癌……”。南宋杨士瀛著《仁斋直指附遗方论、卷二十二、癌》中,记载了癌的症状:“癌者,上高下深,岩穴之状,颗颗累垂,裂如瞽眼,其中带青,由是簇头,各露一舌,毒根深藏,穿孔通里,男则多发于腹,女则多发于乳,或项或肩或臂,外证令人昏迷。”癌字从岩,岩即山岩,岩为岩的俗体字,古代癌、岩、嵓、岩、岩、岩通用,癌的本义和读音均同岩[6],传统中医学常用其本义本字“岩”作为病名,指质地坚硬、表面凹凸不平、形如岩石的肿物,是以形象命名的,例如乳岩肾岩舌岩,多归类于外科[7]

在普通话中,癌症的“癌”字依造字规则应读作ㄧㄢˊ(yán,岩),但自1950年代之前开始[8],生活中“癌”字常读作ㄞˊ(ái,皑)。这是为了避免口语中与炎症混淆而更动读音。在中国大陆1961年编修《新华字典]》时为了同“炎症”区别,古时“岩”与“崖”同义[9],故近似借用与其互训同义的崖字为其音,推荐“癌”读ㄞˊái。[10] 所以今天“皑”的发音在大陆是唯一的正确发音。

在台湾,资策会当初编制中文输入法时,是以中国古籍为参考,而没有考虑到实际生活中的读音。在普通的注音输入法仍需输入ㄧㄢˊ岩音才能找到“癌”字。日常口语中两种发音均常见。台湾话(闽南语)“癌”读作“gâm”,与“炎”(iām)不同音。粤语广州话“癌”读作“ngaam4”,与“炎”(jim4)亦不同音。吴语上海话中“癌”读 /ŋᴇ23/,与“炎” /ɦi23/ 的读音也不相同。

分类

现今癌症分类主要以肿瘤来源组织的细胞类型和其生物学行为作为依据。在病理学上,每一个系统和器官的肿瘤都有详尽的分类。分类一方面是为了诊断的需要,统一术语。另一方面则是出于预后方面的原因。以下的类别较为一般所接受[11]

根据肿瘤的发展,可分成:

  • 良性肿瘤
  • 恶性肿瘤

良性肿瘤指肿瘤细胞未发生转移与侵入周遭组织的情形,反之则称为恶性肿瘤,多数会影响生理功能的肿瘤都是恶性肿瘤。

若是依据生成肿瘤的来源组织细胞分类,可分成四类:

  • 上皮细胞
  • 间叶细胞
  • 血液干细胞
  • 神经上皮细胞

虽然几乎各类型的细胞都有可能转变成为肿瘤细胞,但是人类的癌症绝大部分都是源自于上皮细胞所产生的恶性肿瘤,这个类别包含大多数和许多常见的癌症,包括乳癌、摄护腺癌和肺癌。恶性上皮细胞肿瘤又可进一步分成恶性鳞状上皮细胞肿瘤(一般的上皮细胞所转变),与恶性腺瘤(来自于构成腺体的上皮细胞)[11]

其他并非源自于上皮细胞的恶性肿瘤有:

癌症的命名

肿瘤,癌和癌症的关系

正常组织转变成肿瘤需经一连串的过程。从最初期的细胞增生,多半可借由身体本身的防御机制加以清除或保持稳定。到成为一团肿块的良性肿瘤,此时身体已无法自立将其去除,而只能选择共存。但是也并非所有良性肿瘤都会转变成为恶性肿瘤。恶性肿瘤是指当增生的细胞侵入周遭组织,并获得新生血管供应养分后,开始快速生长且转移到其他组织的时候,也叫做癌症。

肿瘤可为良性或恶性。而在肿瘤里面,那些内不含液体与囊状结构的异常新生组织块被称为固态瘤白血病则不属于固态瘤[3]。在中文,肿瘤、癌和癌症的定义可以写作以下两条公式:

  • 肿瘤=良性肿瘤+恶性肿瘤(癌症)
  • 恶性肿瘤(癌症)=癌+肉瘤+癌肉瘤[12]

良性肿瘤在西方语言里使用-oma作为词尾。而在中文领域,则一般是在细胞类型或组织名后面加一“瘤”字[12],例如,发生于子宫平滑肌上的良性肿瘤即名为子宫肌瘤。然而命名原则并不总是一致的,有些“恶性”肿瘤的名字也使用-oma作为字根,例如Template:神经母细胞瘤lymphoma以及melanoma

恶性肿瘤的命名通常使用其发生器官的拉丁文或希腊文作为字首,上述类别则作为字根来命名。对于常见的癌症,有时会使用英文的器官名来代替希腊或拉丁文名。例如,最普遍的乳癌类型即名为ductal carcinoma of the breast或者是mammary ductal carcinoma。而在中文领域,则分为两种情况。如果该恶性肿瘤是上皮组织来源的,则在上皮名称后面加一“癌”字。如果是间叶组织来源的,则被称为肉瘤。例如,生长在肝脏的恶性肿瘤命名即为Template:肝脏上皮细胞肿瘤,或简称为更常见的“肝癌”;发生在脂肪细胞则称作Template:脂肪肉瘤。而骨肉瘤则是间叶组织来源的。如果一恶性肿瘤既有癌的成分,又有肉瘤成分,则被称为癌肉瘤。

但在上述的这些命名规则之外,则有一些特殊命名的例子,例如:

  • 白血病,精母细胞瘤,虽然被称为病和瘤,却是恶性肿瘤。
  • 有些恶性肿瘤,并不被称为癌或肉瘤,而是以“恶性……瘤”的名词出现,如恶性黑色素瘤。
  • 有的肿瘤以最初研究者的名字命名,如霍奇金淋巴瘤
  • 有些肿瘤以其细胞形态得名,如透明细胞肉瘤
  • 神经纤维瘤病,血管瘤病和脂肪瘤病指肿瘤多发的状态。
  • 畸胎瘤是性腺或胚胎剩件中的全能细胞发生的肿瘤,常发生于性腺,一般含有两个以上胚层的成分,结构混乱,也有良性和恶性之分。
  • 有些肿瘤的形态类似于某些幼稚组织,称为“母细胞瘤”。其中也有良性和恶性之分,良性者如骨母细胞瘤,恶性的则有神经母细胞瘤[12]

研究史

古希腊学者希波克拉底曾经描述了一些癌症的症状。他把良性肿瘤称为ὄγκος,意为膨胀、肿块。恶性肿瘤则称καρκίνος,意为螃蟹或小龙虾。这样的命名可能来自于恶性肿瘤的表面形状:恶性肿瘤通常有一个坚实的中心,然后向周遭伸出一些分支,就像螃蟹的形状。并且在καρκίνος之后加上了代表膨胀、肿块的字根-ωμα,组成καρκίνωμα。因为希波克拉底反对希腊传统打开身体的作法,他的描述中仅有在外观可见的肿瘤,例如位于皮肤、鼻子或乳房上的肿瘤。而治疗的方式也是根据其所提出的人类健康是由四种体液(黑胆汁、黄胆汁、血液)所达成平衡的理论来进行(体液学说)。根据患者的四种体液平衡状态不同,有饮食、放血、使用泻药等治疗方法。虽然数个世纪后的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癌症可能发生在身体的任何地方,但直到发现癌症是由异常细胞所引起的疾病之前,根据体液理论的治疗方式仍旧普遍使用来治疗癌症。

即使治疗方法并未改变,在16世纪与17世纪时,经医生解剖尸体寻找病因变得较可为大众接受。德国教授威赫姆·法布里(Wilhelm Fabry)认为乳癌是由乳汁在输乳管中造成的凝块引起。荷兰教授法兰柯斯·狄·拉·波·希维斯(Francois de la Boe Sylvius),相信所有疾病都是化学反应的结果,而酸性淋巴液则是癌症的起因。他的同侪<span class="ilh-all " data-orig-title="男性" data-lang-code="en" data-lang-name="英语" data-foreign-title="女性">[[:男性|死亡比例[40]]]英语女性]]以提早发现睾丸癌。五十岁以上的男性通常建议应该定期进行直肠摄护腺触诊(digital rectal exam)直肠前列腺触诊}}和前列腺抗原血液检验,可有效侦测前列腺癌的产生。

癌症筛检的争议在于检验是否的确能够延长生命,由于癌症的治疗方法多半具有侵入性及对身体造成很大负担,因为早期发现而进行治疗反而不一定比完全不治疗好。例如,在进行前列腺癌筛检时,摄护腺抗原血液检验可侦测到极微小的肿瘤,但是或许终其一生,这样的肿瘤并不会成为危及生命的问题。只是一旦经筛检发现,一般都会进行进一步的检验及诊疗。因此就有可能发生过度诊断(overdiagnosis)的问题,而将病患放入不必要的并发症的风险中,如手术或放射治疗的副作用与感染。用于确定诊断前列腺癌所做的前列腺组织切片可能引起的副作用,包括出血和感染。前列腺癌的治疗则可能导致尿失禁勃起功能障碍。同样地,对于乳癌的筛检上,近来也有批评认为在一些国家所进行的乳房筛检计划所引起问题远超过所解决的。因为在一般妇女身上做筛检,产生许多因为阳性或假阳性结果而需要做更精确检验的妇女,造成医疗资源的大量浪费,也带给假阳性者的沉重心理负担。而这样大规模的检验,最后往往只是找出几个早期乳癌患者,所耗费的社会成本是值得讨论的。

医学影像技术检测癌症,也遭遇类似问题。这些医学影像检测技术都是成本相当高且耗费时间。由于侦测的灵敏度极高,常发现细胞病变英语incidentaloma,这样的肿瘤也可以被认为恶性,而进行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治疗方法。

相反的,子宫颈抹片检查在所有种类的癌症筛检中则具有最好的成本效益。以公共卫生考量来看,子宫颈癌的病程发展通常十分缓慢,长达数年,又具有明显的危险因子(性接触),因此有相当高的机会可在癌症仍是早期时筛检出来,最重要的是,抹片的成本很低,能够大量推行。基于这些原因,一项癌症筛检是否应该进行,民众的健康改善程度和筛检的成本与治疗的风险都必须列入考虑。

治疗癌症

癌症可以经手术切除、化疗放射线治疗免疫治疗单克隆抗体治疗或其他方法治疗。治疗方式的选择取决于肿瘤的位置、恶性程度、发展程度以及病人身体状态。一些实验性治疗癌症的方法也在发展当中。目前对于癌症治疗方法的寻找,均是基于彻底清除癌细胞而不损害到其他的细胞的想法。而手术切除的方式,常因为癌细胞入侵蔓延到邻近组织或远端转移而效果有限。化疗则受限于对于体内其他正常组织的毒性。辐射也同样会对正常组织造成伤害[3]。因为“癌症”这个疾病包含许多不同种细胞产生的肿瘤,因此不会像治疗一般疾病时会有单一的治疗处方,也就是说单一的“癌症治疗法”是不存在的。 目前治疗癌症通常都是依据病程的发展而综合使用各种疗法,以求达到最大的效果。例如,若是肿瘤是可借由手术切除,通常医生仍会并用放射线照射患处,让癌细胞能彻底被消除。或者是因为肿瘤扩散过大,无法用手术切除,此时也可先使用化疗缩小肿瘤后再寻求手术切除。

癌症的治疗无论是化疗、手术或放疗都是对身体有极大负担,并且在发生恶性转移后,无论是何种方式都是很难彻底治愈。所以在癌症的治疗仍然是人类面对的极大考验。在目前对于年老的癌症患者,或许找出能维持生活品质并让其能平静走向生命旅程的终点的治疗方式,会是比积极消除癌细胞而使用副作用极大的治疗方式要来的实际且重要。

手术

理论上,若是以手术完全移除肿瘤细胞,癌症是可以被治愈的。但并非总是如此简单,外科手术通常无法切除已经转移到其他部位的癌细胞。使用外科手术治疗癌症的例子包括以乳房切除术治疗乳癌或是进行前列腺切除术英语prostatectomy治疗前列腺癌。手术的目的在于移除肿瘤细胞或是整个器官,虽然将主要的肿瘤经外科手术切除,但仍有些潜伏在肿瘤所生长的器官周遭的单一肿瘤细胞是无法被察觉的。随着时间过去,又会重新生长成一个新的肿瘤,称为癌症复发。为此,手术切除下的肿瘤需要经病理学家的检视,以确定切下的肿瘤周遭都是正常组织,减少肿瘤切除不完全的机会。

除了切除原发性肿瘤英语primary tumor之外,癌症的病程分期英语staging也需要手术的协助。例如,确定肿瘤恶化的程度与是否发生淋巴结转移。病程分期主要可用来推测预后和是否需要实行辅助治疗英语adjuvant therapy。有时手术也被用来控制症状以减轻病人痛苦,如脊髓压迫或肠阻塞,称为纾缓治疗

化学疗法

医师正在从捐赠骨髓者的身上取出骨髓,准备将其移植进受捐赠者体内。

化学疗法(常简称化疗)是用可以杀死癌细胞的药物治疗癌症。由于癌细胞与正常细胞最大的不同处在于快速的细胞分裂及生长,所以抗癌药物的作用原理通常是借由干扰细胞分裂的机制来抑制癌细胞的生长,譬如抑制DNA复制或是阻止染色体分离。多数的化疗药物都没有专一性,所以会同时杀死进行细胞分裂的正常组织细胞,因而伤害常需要进行分裂以维持正常功能的健康组织,例如肠黏膜细胞。不过这些组织通常在化疗后也能自行修复。

因为有些药品合并使用可获得更好的效果,化学疗法常常同时使用两种或以上的药物,称做“综合化学疗法”,大多数病患的化疗都是使用这样的方式进行。

治疗某些白血病和淋巴瘤则需要使用高剂量的化疗或全身放射治疗英语Total Body Irradiation。这样的治疗方式是先将患者原有的骨髓细胞完全破坏,避免进行骨髓细胞移植时发生排斥作用。进行骨髓移植之后,依靠患者本身的复原能力,重新进行造血功能。移植的来源除了接受亲属或配对符合的捐赠者之外,也可将病患本身的骨髓细胞以及周边造血干细胞英语peripheral blood stem cell先取出存放待日后移植所需,称为自体移植英语autologous transplantation

免疫疗法

免疫疗法是利用人体内的免疫机制来对抗肿瘤细胞。已经有许多对抗癌症的免疫疗法在研究中。目前较有进展的就是癌症疫苗疗法单克隆抗体疗法,而免疫细胞疗法则是最近这几年最新发展的治疗技术。

癌症疫苗

癌症疫苗为免疫疗法中的其中一种,目前已有大量研究工作投入开发癌症的疫苗,希望借此避免传染性致癌物的影响(例如病毒)或是让身体能对癌症的特有抗原产生免疫反应。其主要的原理是活化体内免疫细胞的所具有的专一性免疫能力,能提高免疫细胞辨识特定癌细胞的能力,强化并诱导出细胞毒杀性T淋巴球(CTL)攻击特定癌细胞。主要功能是作为癌症手术、化学治疗和放射线治疗之后的辅助治疗,帮助预防癌症的复发与转移。过去在日本,针对多数固体肿瘤,已有癌症疫苗被发展使用。在2005年的十月,科学家研发出对抗人类乳突状病毒16和18型(HPV type 16、18)的疫苗,可以保护身体不受这两类的病毒感染,因此也可用来预防大多数是由此两类病毒引起的子宫颈癌[41]

单克隆抗体疗法

主要原理是使用高专一性的单克隆抗体直接结合到肿瘤细胞特有的蛋白质或是细胞激素,影响肿瘤细胞的生长、引起免疫系统反应或是其他功能。已经发展的药物有针对乳癌的曲妥珠单抗和针对白血病的吉妥单抗英语gemtuzumab ozogamicin在临床使用。

另一方面,现在有些方法则是想利用身体本身的免疫系统产生非专一性的免疫反应来对抗癌细胞,例如卡介苗膀胱内灌注免疫疗法英语intravesical BCG immunotherapy卡介苗灌注进入膀胱内,以引发免疫反应对抗表浅性膀胱癌英语superficial bladder cancer。此外使用干扰素介白质素,均可引起免疫反应。而使用疫苗所产生的免疫反应来对抗肿瘤的研究也正在进行当中,尤其是针对恶性黑色素瘤肾细胞肿瘤英语renal cell carcinoma)。

免疫细胞疗法

免疫细胞疗法是最近这几年开发的最新技术,原理是直接将大量未分化的树状细胞投入肿瘤中或肿瘤周边的血管中,能迅速且大量的强化树状细胞辨识特定癌细胞的能力,使树状细胞可在短时间内帮助辅助型T细胞(helper T cell)快速诱导出大量细胞毒杀性T淋巴球(CTL),以攻击特定癌细胞。目前此项研究已在日本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放射线治疗

放射线治疗(也称放疗、辐射疗法)是使用辐射线杀死癌细胞,缩小肿瘤。放射治疗可经由体外放射治疗英语external beam radiotherapy或体内近接放射治疗。由于癌细胞的生长和分裂都较正常细胞快,借由辐射线破坏细胞的遗传物质,可阻止细胞生长或分裂,进而控制癌细胞的生长。不过放射治疗的效果仅能局限在接受照射的区域内。放射治疗的目标则是要尽可能的破坏所有癌细胞,同时尽量减少对邻近健康组织影响。虽然辐射线照射对癌细胞和正常细胞都会造成损伤,但大多数正常细胞可从放射治疗的伤害中恢复。因此通常在临床上,医师与放射专家会小心计算需要的放射线剂量,同时放射治疗也会分成许多次进行,让健康的组织在每次辐射线照射的间隔中能有机会恢复。

放射治疗可用来治疗发生在各个部位的固态瘤,包括脑、乳房、子宫颈、咽喉、肺、胰、前列腺、皮肤、胃、子宫或软组织的肉瘤,治疗白血病和淋巴瘤有时也会使用辐射。放射治疗所使用的辐射剂量取决于多项因素,例如癌症种类以及是否有可能破坏周遭组织和器官。如同其他的治疗方式,放射治疗仍然有其副作用存在。

标靶治疗

标靶治疗英语targeted therapy从1990 年代后期开始在治疗某些类型癌症上得到明显的效果,与化疗一样可以有效治疗癌症,但是副作用与化疗相较之下减少许多。在目前也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研究领域。这项治疗的原理是使用具有专一性对抗癌细胞的不正常或失调蛋白质的小分子,例如,酪氨酸磷酸酶抑制剂伊马替尼吉非替尼,以及单克隆抗体。此外也有使用小的氨基酸结构英语small peptidic structures来结合细胞表面上的受器或影响肿瘤周围的细胞外基质,经由结合同位素与小氨基酸结构,使其专一的结合到癌细胞上,再利用放射线杀死癌细胞。

荷尔蒙抑制

某些癌症的成长会受某些荷尔蒙的增加或减少而抑制。对荷尔蒙敏感的肿瘤常见的例子有乳癌和前列腺癌,减低或增加体内雌激素雄激素往往可用来做为补充治疗的一种。

症状控制

虽然癌症症状的治疗并不被视为是癌症的治疗方法,但对于癌症病患的生活品质有重要的帮助,也能用来评估病患是否能进一步接受其他治疗。尽管所有医师都能够使用药物来减轻或抑制疼痛、恶心、呕吐、腹泻、出血及其他癌症患者常见的症状,舒缓治疗的进一步发展对于有这一方面的需求的病患仍然是相当重要的。

止痛药,如吗啡羟可酮英语oxycodone止吐剂及其他药物用来抑制恶心和呕吐,都是常用来减轻癌症患者症状的药物。

由癌症引起的慢性疼痛几乎都与癌症本身或治疗过程(手术、放射线治疗、化疗)所持续造成的组织损伤有关。癌症患者的疼痛并没有明显的产生原因。许多发生严重疼痛症状的癌症患者常常已经接近生命的终点,这时进行姑息疗法会是比较好的选择。虽然社会上普遍对使用鸦片类麻醉剂的观感不佳,但在癌末病患的治疗上,主要的考量是尽量使患者感到舒适,无论使用鸦片类麻醉剂、手术或物理疗法,甚至不应考虑医疗资源的支出,而要尽力使病患能得到最好的照顾。

实验疗法

临床实验,是在癌症病患身上进行新的治疗方法的实验,希望找出更好的方法治疗癌症,协助癌症患者恢复健康。临床实验测试范围包含新的治疗药物,新的手术方法或放射治疗方式,重新组合不同的疗法,或发展全新的疗法,如基因疗法

临床实验是抗癌研究长期研发实验的最后一个阶段。找寻新的治疗方法通常是在实验室里开始进行,研究员不断测试和实验新的对抗癌症的想法。如果找出有潜力的治疗方式,首先要先进行动物实验,观察此新疗法实际施行在生物体上是否确实有效,或是带有未知副作用等问题。在实验室与动物实验都很有效并不能代表同样的方法在人体身上能够成功,因此要等临床实验结束,才能确定新的治疗方法是安全有效的。

参加临床实验的病患有机会得到其所参与实验的新疗法的帮助,但是新的治疗方式并不保证会有良好的结果,新疗法也可能有未知的风险,严重的话甚至会导致死亡。但如果新疗法成功的话,接受实验的病人可能会最先受益。临床实验在美国有相当严格的进行规范,无论是在人选的选择以及药物剂量都有标准操作原则。以避免研究者为了加速研发新药物,不顾病患的权益,贸然在人体上进行高风险的新疗法测试。实际上有许多例子也显示,即使是通过严格标准筛选出可进入临床实验阶段的抗癌药物,在临床上的结果并未如预期的有效。这样的结果也反映癌症的多原性以及人体系统的复杂度,我们在抗癌药物的研发上仍有漫长的路途要走。

二氯乙酸盐

近期的实验发现用来治疗乳酸性酸中毒的二氯乙酸盐英语Dichloroacetate能够调节并恢复受损粒线体的正常新陈代谢功能[42],这样的功能也被证明能对癌细胞发生影响。因为通常癌细胞不会进行细胞凋亡,但是二氯乙酸盐可借由促使细胞从乳酸循环转变为有氧循环的效果,调节粒线体功能让癌细胞重新恢复细胞凋亡的能力,藉以对抗癌症。在细胞层面的研究已证实二氯乙酸盐能对实验室培养的癌细胞株引发细胞凋亡[43],但相反的也有研究指出二氯乙酸盐会造成癌症产生[44]。所以将二氯乙酸盐作为治癌药物相关的研究仍有待继续进行。

辅助及另类疗法

另类医学的治疗方式包含许多种类的系统或疗法,此类治疗以现代医学标准的观点来看,通常不被认为是有效及安全的。但是医师仍然可以利用这样的治疗方法来“补充”标准治疗所不能提供的,例如身体的舒适或是心灵上的平静,重燃起患者对治疗癌症的希望。

虽然还没有得到科学证明,也常常引起质疑,许多癌症的另类疗法并未停止。另类疗法背后的巨大风险、花费、潜在的副作用和几乎毫无治疗效果等问题,仍未能阻止此类疗法的使用。提倡另类疗法的人也往往无法或不愿接受科学方法的检验其有效性。这样的治疗方式包括祷告和心理上的调适如“冥想”与“打坐”来帮助患者减轻疼痛和改善心情。特殊饮食,例如葡萄为主的饮食英语grape diet、以甘蓝菜为主的饮食。补充营养素,例如服用大量维他命英语megavitamin therapy,电疗,服食特殊的化合物如苦杏仁素维他命B17)。另类的医疗药物使用方法,如服用胰岛素灌肠以及使用中草药或草药的合成物等。有些互补和另类医学的治疗方式不但无效而且还会危害病患,医疗专业人员多半不建议将其作为癌症的唯一治疗方式。

对癌症患者提供协助的团体与机构

许多医院,政府机构或是宗教团体都有提供癌症患者服务和支援,包含辅导咨询、医疗建议、经济帮助、协助接受治疗和提供癌症的相关资料。虽然有些人对于寻求咨询感到却步,但是能够找个人谈谈确实能减轻病患的压力,有助于心理健康。同时咨询也能够提供病患情绪的辅导,让他们更了解自己的病情与治疗方式。谈话的范围并不仅局限于专业人员,还包括个别辅导、团体、家庭、自我对话或病患间的互相谈话。

虽然癌症常给人一种致命疾病的印象,在某方面来说的确如此,但这样的观念随着医学研究的进步正逐渐的被改变。有些癌症在早期发现后预后情形相较于一些严重疾病,如脑中风、急性心肌梗塞等反而更好。癌症病人会随着病情加重而逐渐失能,对家庭生活品质造成相当大的影响。许多癌症治疗方法 (如化疗)也会引起严重的副作用,造成病患的极大痛苦。尤其是癌症晚期的患者,不但需要密切的照顾,往往也得面对无法康复的事实,对于周遭的亲人心理上也造成很大的压力,寻求一个能够提供心灵支持的方式,例如宗教等,或许能够减轻一些在照顾病患上的心理负担。

许多政府及民间慈善机构也投入协助癌症患者的工作中,由于通常有较多的资源可供使用,这些组织无论是在癌症预防、癌症治疗和癌症研究上通常能提供较深入和范围较大的协助。这些机构有:

参见

参考资料

  1. ^ 1.0 1.1 Matsudaira, Paul T.; Lodish, Harvey F.; Arnold Berk; Kaiser, Chris; Monty Krieger; Matthew P Scott; Anthony Bretscher; Hidde Ploegh. Molecular Cell Biology. W.H.Freeman & Co Ltd. 2007. ISBN 1-4292-0314-5. 
  2. ^ 2.0 2.1 Alberts, Bruce. 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Cell. New York, 2002: Garland Science. ISBN 0-8153-3218-1. 
  3. ^ 3.0 3.1 3.2 3.3 3.4 Frei, Emil; Kufe, Donald W.; Holland, James F. Cancer medicine 6. Hamilton, Ont, 2003: BC Decker. ISBN 1-55009-213-8. 
  4. ^ Ralph W. Moss, Ph.D Galen on Cancer - How Ancient Physicians Viewed Malignant Disease 1989 Speech
  5. ^ “癌”字探源
  6. ^ 张纲著,《中医百病名源考》,1997 ,人民卫生出版社,ISBN 7-117-02732-0/R2733
  7. ^ 顾伯康主编,《中医外科学》,1995,人民卫生出版社,ISBN 7-117-00532-7/R533
  8. ^ 史有为,1998,《“癌”疑》,香港:《词库建设通讯》,1998年第17期。
  9. ^ 《说文、山部》:“岩,岸也”段玉裁据《太平御览》改“岩,崖也”
  10. ^ 李荣,1990,《普通话与方言》,北京:《中国语文》,1990年第5期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Weinberg, Robert E. The biology of cancer. New York: Garland Science. 2007. ISBN 0-8153-4076-1. 
  12. ^ 12.0 12.1 12.2 周桥(2003):肿瘤,出自李玉林主编的《病理学》第六版,人民卫生出版社,94页
  13. ^ Yalom, Marilyn. A history of the breast. New York, 1997: Alfred A. Knopf. ISBN 0-679-43459-3. 
  14. ^ 14.0 14.1 Alberts, Bruce. 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cell. New York, 2002: Garland Science. ISBN 0-8153-3218-1. 
  15. ^ THIERY G. [Carcinogenic power of the thymonucleoproteins extracted from Sticker's sarcoma.]. C. R. Seances Soc. Biol. Fil.: 745–7, 1950. PMID 14783852. 
  16. ^ Cristofori F, Aaden AS, Gheddi AM. [Transmissible venereal sarcoma in a dog (Sticker's sarcoma) in Somalia]. Rev Elev Med Vet Pays Trop: 235–8, 1985.  已忽略文本“pmid 3841957 ” (帮助)
  17. ^ Halazonetis TD, Gorgoulis VG, Bartek J. An oncogene-induced DNA damage model for cancer development. Science: 1352–5, 2008 PMID 18323444. doi:10.1126/science.1140735. 
  18. ^ Sherr CJ. Principles of tumor suppression. Cell: 235–46, 2004 PMID 14744434. 
  19. ^ Meulmeester E, Jochemsen AG. p53: a guide to apoptosis. Curr Cancer Drug Targets: 87–97, 2008 PMID 18336191. 
  20. ^ Wang W, El-Deiry WS. Restoration of p53 to limit tumor growth. Curr Opin Oncol: 90–6, 2008 PMID 18043262. doi:10.1097/CCO.0b013e3282f31d6f. 
  21. ^ Fingerman IM, Briggs SD. p53-mediated transcriptional activation: from test tube to cell. Cell: 690, 2004 PMID 15186770. doi:10.1016/j.cell.2004.05.021. 
  22. ^ Joerger AC, Fersht AR. Structure-function-rescue: the diverse nature of common p53 cancer mutants. Oncogene: 2226–42, 2007 PMID 17401432. doi:10.1038/sj.onc.1210291. 
  23. ^ Attardi LD, Donehower LA. Probing p53 biological functions through the use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mouse models. Mutat. Res.: 4–21, 2005 PMID 16038709. doi:10.1016/j.mrfmmm.2004.08.022. 
  24. ^ Bowman T, Symonds H, Gu L, Yin C, Oren M, Van Dyke T. Tissue-specific inactivation of p53 tumor suppression in the mouse. Genes Dev.: 826–35, 1996 PMID 8846919. 
  25. ^ 25.0 25.1 Fazeli A, Steen RG, Dickinson SL; 等. Effects of p53 mutations on apoptosis in mouse intestinal and human colonic adenoma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199–204, 1997 PMID 9294187. 
  26. ^ Matoba S, Kang J, Patino W, Wragg A, Boehm M, Gavrilova O, Hurley P, Bunz F, Hwang P (2006). "p53 regulates mitochondrial respiration." Science 312 (5780): 1650-3. PMID 16728594
  27. ^ Fodde R, Smits R (2002). "Cancer biology. A matter of dosage." Science 298 (5594): 761-3. PMID 12399571
  28. ^ Hinds PW, Weinberg RA. Tumor suppressor genes. Curr. Opin. Genet. Dev.: 135–41, 1994 PMID 8193533. 
  29. ^ Connolly MJ, Payne RH, Johnson G; 等. Familial, EsD-linked, retinoblastoma with reduced penetrance and variable expressivity. Hum. Genet.: 122–4, 1983 PMID 6654325. 
  30. ^ Benedict WF, Murphree AL, Banerjee A, Spina CA, Sparkes MC, Sparkes RS. Patient with 13 chromosome deletion: evidence that the retinoblastoma gene is a recessive cancer gene. Science: 973–5, 1983 PMID 6336308. 
  31. ^ Mantovani A, Allavena P, Sica A, Balkwill F. Cancer-related inflammation. Nature: 436–44, 2008. doi:10.1038/nature07205.  已忽略文本“PMID 18650914 ” (帮助)
  32. ^ Narisawa-Saito M, Kiyono T. Basic mechanisms of high-risk human papillomavirus-induced carcinogenesis: roles of E6 and E7 proteins. Cancer Sci.: 1505–11, 2007 PMID 17645777. doi:10.1111/j.1349-7006.2007.00546.x. 
  33. ^ Hausen H (1991). "Viruses in human cancers." Science 254 (5035).
  34. ^ Hanahan D, Weinberg RA. The hallmarks of cancer. Cell: 57–70, 2000 PMID 10647931. 
  35. ^ Folkman J. Tumor angiogensis: role in regulation of tumor growth. Symp Soc Dev Biol: 43–52, 1974 PMID 4600889. 
  36. ^ Pathology of familial breast cancer: differences between breast cancers in carriers of BRCA1 or BRCA2 mutations and sporadic cases. Breast Cancer Linkage Consortium. Lancet: 1505–10, 1997 PMID 9167459. 
  37. ^ Ford D, Easton DF, Stratton M; 等. Genetic heterogeneity and penetrance analysis of the BRCA1 and BRCA2 genes in breast cancer families. The Breast Cancer Linkage Consortium. Am. J. Hum. Genet.: 676–89, 1998 PMID 9497246. 
  38. ^ Rustgi AK. The genetics of hereditary colon cancer. Genes Dev.: 2525–38, 2007 PMID 17938238. doi:10.1101/gad.1593107. 
  39. ^ Update: Is There a Cancer Epidemic in the United States? American Council on Science and Health, 1995.
  40. ^ 40.0 40.1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CACancerJClin2005-Jemal的引用提供文字
  41. ^ Harper DM, Franco EL, Wheeler C, Ferris DG, Jenkins D, Schuind A, Zahaf T, Innis B, Naud P, De Carvalho NS, Roteli-Martins CM, Teixeira J, Blatter MM, Korn AP, Quint W, Dubin G (2004). "Efficacy of a bivalent L1 virus-like particle vaccine in prevention of infection with human papillomavirus types 16 and 18 in young women: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Lancet 364 (9447): 1757-65.
  42. ^ Chinnery P, Majamaa K, Turnbull D, Thorburn D. Treatment for mitochondrial disorders.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CD004426, 2006 PMID 16437486. doi:10.1002/14651858.CD004426.pub2. 
  43. ^ Wong JY, Huggins GS, Debidda M, Munshi NC, De Vivo I. Dichloroacetate induces apoptosis in endometrial cancer cells. Gynecol. Oncol., 2008 PMID 18423823. doi:10.1016/j.ygyno.2008.01.038. 
  44. ^ Caldwell JC, Keshava N. Key issues in the modes of action and effects of trichloroethylene metabolites for liver and kidney tumorigenesis.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1457–63, 2006 PMID 16966105. 

其它资源连结

研究和专业资源

其他网络资源